Menu

学校记念连串之,我已经的考察案件



电影本身还是不错的,全程充满紧张悬疑,甚至还有些诡异,虽然很多地方很坑爹,但一部侦探片又不是益智游戏推理难题,不需要我动什么大脑筋,看到大家很多讨论得热火朝天的阴谋论我不禁莞尔。

高一二期。69班。

图片 1

这才是侦探应该做的,不断去找寻线索,不断去创造破案条件,靠近危险,接近真相,而不是i柯南金田一之流到哪哪死人(陈探一度也有这个死神潜质啊……),而凶手最终也就是身边那几个人。侦探的魅力在于,从未知中发现异样,联系已知。

南方的三月,阴雨绵绵,一场又一场的雨就像来春天赶集似的,让整个校园都笼罩在绵绵雨季之中。

六月一号      早晨依旧是五点半从床上爬起,麻溜的穿好衣服。
寝室里的学霸们比我起的要早就早十分钟吧,虽说高考在即,但我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高考氛围。草草洗涮完后,开始了一天的生活。

说点跟电影无关的事。

星期二的清晨,
同学们在学校谈主任哨声的催促中迷迷糊糊的起床了。“又是好大的雨啊,不要出操。”寝室长谢可欣感叹着。真好,真好啊,几个女生同时附和着。苏小木和小个子黄芳兰从来都是默默不语地出进和睡觉,因为她们俩是寄住在这个高二班的寝室里。对苏小木来说,这样一个滂沱大雨早晨多么重要又多么适宜,因为,她今天早上要做一件让她既害怕又兴奋的事,这件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今天的早读是英语,气氛并不是所被描绘的激情与紧张,取而代之的,则是‘昏昏欲睡’,如果你从书堆中抬头环顾一圈,你会发现,班里同学已倒下了半片,这种情况英语老师以见怪不怪了,对我们而言,高三这一年的英语课就代表着看小说,睡觉。当然,男生们则是开黑打王者,或是写其他科的作业,学霸们也不例外。

我曾经也有过侦探梦,当有事件发生时酷酷地走进现场询问相关人等,思考,寻找线索,证据,推理,假设,最后不经意间突然灵光一现,なるほど、真実はいつもひとつ!犯人はあなたです!!华丽转身,解开迷题,众酱油恍然大悟五体投地。

匆匆洗漱完毕,苏小木冒着大雨来到教室,还好,教室里还没几个人。她利索地把桌面上的书全部收进抽屉,把隔壁邻居的桌子稍稍挪开,一个劲儿把自己课桌往外搬。她来不及把刚挪开的桌子复原了,她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只知道一个劲儿地要搬出去。当苏小木费着吃奶的劲把对她来说笨重如牛的课桌搬到隔壁班的教室,她憋红的脸庞终于放松下来。哇,70班,我终于回来了。她仿佛是出去旅行背着笨重的行李回来,也像是走失多年失魂落魄回来。这时,70班教室的同学多了起来,对他们来说,隔壁班的这个女生早已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她的到来,只是回来而已。

而本篇故事的主人公,也就是我,在高三的下半学期,已不再看小说
,睡觉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全身都摊在桌子,仅仅是用手支着头而已,或是发呆,想着自己的心事。

高一那年,班里一个富二代的索尼CD机不见了,在那MP3还没多少人知道的时候,这可是相当贵重的奢侈品了。全班哗然,于是我临危受命,接下了这个索尼神秘失踪事件。

正当苏小木对课桌放哪儿一筹莫展的时候,从外面进来的一个男生,他不声不响将最前面课桌移开,把苏小木的桌子放到后面一排。哦,他原来是这组坐第一个。苏小木坐好,像其他同学一样开始她的早自习。后面进来的同学似乎没有注意到教室里的不一样。就这样,苏小木毫无违和地入侵了这个貌似祥和的集体。

但是,今天早上,我则是以课桌为床,双臂为枕校服为被,整整浪费了一个早读,做了一件以前从未做过的事。

富二代是走读生,那晚晚自修回家忘了带,第二天回到学校遍寻不到,于是,开始回忆,录口供。

下课铃响了,
大家一窝蜂冲出教室去食堂,苏小木被几个她初中的老同学围住,都一个劲问,“你真的到这班读吗?”

同样,大多数女生的青春或许同我一样,不张扬,喜欢发呆与幻想,其中最为美好的则是,则是喜欢看着教室的某个角落发呆,时00间也这样慢慢从手中溜走,一去不复返

富二代回忆。第一节自修的时候班里有个美女前来借CD,想听一下周杰伦新歌。于是富二代屁颠屁颠借了。之后,他就没见过CD机。

“是啊!”

图片 2

OK,找到美女。
美女,自认美貌,经常让男生为之差遣,女生中口碑极差。
美女回忆,第二节课结束之前,她被老师叫去了办公室,等她回来时候已经下课了,富二代已经回家,于是她把CD机交给了富二代的同桌,大叔。

“真的不走了啊!我们又能在一起了!”平日腼腆的白薇高兴得转起了圈儿。

班里同学读书声忽然大了起来
,不用抬头,就知道是班主任进来了,也将我们从神游中拉了出来。走到我身旁时,我已收起了校服擦干了口水,装模作样的读书了,虽然头仍在控制不住的‘’栽萝卜‘’
,但我觉得班主任是不会注意到我的。

第三个人物,大叔。富二代同桌,物理神童,眼神深邃,胡子拉碴,为人低调。
大叔继续回忆。他拿到机子后就放进了富二代桌子内,继续埋首做题。直到教室内要熄灯。

她们几个从初中一直同学的小姐妹,肩接肩,说着笑着一起向食堂走去。苏小木淡淡地笑着,极力地掩饰自己的不安。她要去教师食堂吃饭,会不会遇上原来的班主任,很难说啊!没有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这个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女生来说,换班是她人生里最大的事件。

‘’李浩去哪里了,‘’这句话显然是问我的,李浩则是我的同桌,逃课私自外出则是他的惯例,‘’去医务室了‘’,多么寻常的逃课借口。学生们逃课的借口无不如是,但老师们总是闭一只眼的不算太清楚,毕竟快高考了,何必闹得太难堪。

很明显,这个案子是内贼,不然犯人不可能这么清楚知道机子所在并且全班只有富二代
被偷。
 
接着就是作案时间了,大叔一直都在教室直到熄灯,又是最后一个关灯离开,所以这之前犯人没有作案时间,而富二代发现东西被偷是早自修,这之前的一段时间,最有可能的作案时间,也只有清晨来早读的人了……

苏小木像往常一样来到食堂,吃饭的老师还很少,大概是因为下大雨的缘故吧。她把手里捏得巴皱那张白纸黑字红章子的饭菜票递给食堂的大叔,随意打了个菜,就匆匆离开溜进食堂旁边她自己的寝室。还好,没有遇见她害怕的老师。

出乎我意料的则是,班主任竟然去了医务室,又去了门卫处,所以呢 
,同桌逃课伪造假条的事情当然露馅了。按照班规,他的课桌也被清了出去。
于他而言
,要在剩下的四天,站在教室外边听课了,但恐怕令他头痛的,则是不能上课睡觉了。于我而言,则是没同桌了,但一个人正好,挺清静的。

继续寻找线索。
找到清晨来早读的几个人,一问之下,今天
清晨最早来班里的人是公认班里最勤奋的姑娘绿子,绿子说她来的时候教室的门是开着的,询问了学校管开门的人说并不会开教室的门,于是时间再次前移(当然也不排除说谎的可能)
也就是说,此人极有可能在门卫开门前就伺机等着,一开门就进入教室拿走机子然后回去。
这时一个女生神秘的告诉我平常都会很早来早读乖巧女生小W今天没来早读。她的话中有话,我明白她暗指什么。

这是她来到70班的第一天,或多或少都有些不适应吧!何况这是她一个人的决定和行为。其实,她知道同学和老师都不会太在乎相貌平平,沉默寡言,学习也不好的这样一个女生。而新的班级,好多同学都认识这个经常出入他们教室的隔壁班的女生,所以,她今天坐在他们的教室上课也见怪不怪了。她担心的是自己毫无征兆的换班行为对老师大不敬而显得不安。

但事情的发展往往并不像我们所想的那样,就像暗涌的波涛才是大海的常态。生活也是如此,不定时的投给你一颗定时炸弹 
,让你惊喜, 或让你意外。

接着我去询问了几个寝室的寝室长,早上可有人一大清早起来然后又回来的。
这时我们寝室的寝室长拉过我到一边忽然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你早上有没有发现小G起得很早然后去了很久又回来了。

白薇是苏小木的初中同学,这对自从相识就一直要好的姐妹终于又可以时刻在彼此的视线之内,对她们来说,最高兴的事莫过如此了。她们曾经一样的书包,一样的作业本,一样的裙子,一样的发型,一样的身高,还同是教师子弟,这似乎还不够多相同,她们真是想把彼此变成孪生姐妹的派头,只要有可能,就会尽量地一样。非常遗憾的是,苏小木的成绩一直都差白薇一截,这是她最为头疼和自卑的事情。敏感的白薇知道她的痛点,她给小木耐心地讲解习题直到搞懂为止,跟她一起做学习计划,不断地鼓励和小心地督促。小木常常是感激不尽和努力不足并存着,因而自责不已。可喜的是,这份深厚的友谊足以驱走她们在这个集体的孤单,因为,她们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老师说,‘’这么好的位置,不学习就让给别人‘’。接着,那个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女生的目光的男孩,李语炀,坐在了我旁边空出的位置上。

我早上都睡得跟猪一样怎么会发觉,但小G可不像是会早起的人,于是我心中不禁嘀咕。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地在雨水的洗刷中悄悄流逝,苏小木一直担心的不能面对老师的事也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她渐渐地熟识了许多新的同学,在闺蜜级的同学白薇的陪伴下,性格一改往日的安静而变得活泼许多了,这种全新的感觉真好!

青春的美妙之处,恰恰在与于我们最美妙的年华遇见了那个让你怦然心动的人,相信每个懵懂少女在自己的这场青春盛宴之中都活有一个浑身散发出光亮的少年,

似乎相关人等都已经出现,接下来的环节,就有点不好做了,我总不能像审问嫌疑犯一样去审问自己的同班同学吧。

无戒21天写作训练营第八天

于是我们想了一个笨办法,在出早操的时候我和一个好弟兄留下,分别检查教室和寝室相关人等课桌床铺。

学号–38

于是,
我在小G的课桌深处发现了一张纸条:明早六点,操场,我有话对你说。
在小w的课本夹层发现一封信,好吧,那是封情书。

这下子明白了这两人早上做了什么了……
做侦探爽的地方就是你总是会发掘一些奇妙的八卦。

接着,雷人的事情出现,我惯性的开完我同桌开自己的桌子时,赫然发现一个索尼标签的东西向我招手……
妈了个逼的,这时什么状况?

当时我就蒙了,当然不可能是我偷的,我又不是人格分裂暗夜蝙蝠侠。莫非是那小偷出操前偷偷放在了我这个“侦探”桌子里,好一招贼喊抓贼啊,这下我有嘴说不清了。

想了想这事情只能交给班主任处理了,于是找到班主任把事情一说明,班主任领会,接下来一切都变成一场戏。

班主任叫去富二代说那个小偷已经把东西还给了她,那个人只是拿出来玩玩忘了还回去,希望富二代念在同班一场就不要追究了,不然以后大家相处都别扭。

富二代见东西回来了,嘀咕了几下也就不违逆老师了。

于是,索尼神秘失踪案件就这么鬼使神差的结案了。

事后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破了案但不说,我只是笑笑,心里在苦笑。

从那以后,我对身边的人总充满了防范,因为一群天真烂漫的青春少年,转过身不知多少男盗女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些人事总是防不胜防。

故事还没有结束,大学毕业后曾经的一帮高中好友聚会,酒过三巡放浪形骸,大家都开始口不择言。

我去外面上了个厕所在阳台抽着烟,这时高中好友兼同桌过来拍着我的肩膀激动的说:“我一直很感激你啊,你知道吗?”
“感激我什么?”
“你还记得高一那时候XX丢了cd机那事么?”他醉眼迷蒙,看来醉的不轻。
我猛地一激灵……“莫非……?”
“没错,那晚美女在听周杰伦新专辑时我问她借不肯,骂了隔壁,后来下课我在厕所拉稀,回来灯全灭了,然后我想听听周杰伦新歌不是就拿出来听了,谁知脑子短路了放在自己课桌里了。第二天看你在查我整个人都慌了,幸亏你仗义什么都没说出去,不然我怎么做人。”

听到这我不禁大火,“草,不是你把CD机放在我桌里的吗你还好意思说?”

这时他好像也突然酒醒了,弱弱道:“不可能啊,我确定在我桌子里,出操时候我看你没来就觉得什么都完了……”

我心中大惊。

虽说真相只有一个,但这世界的暗流,我们实在无法看清。

世上有太多的真相,实在是不堪直视……
自此之后,我就跟那人失去了联络……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