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法律与迷信的争辩

影片还是有不少让人尖叫的地方。比如Emily被魔鬼控制,扭曲的表情。和旁边的人一起尖叫感觉真好。

电影结尾个人觉得很失败。辩方律师用了一系列貌似很有煽动性的“possible?”征服了陪审团,陪审团考虑到电影结尾需要有创意,就宣布牧师有罪并立即释放。所以电影一开始是恐怖片,然后变成文艺片,最后成了恶搞片。

刚刚进入大学的19岁女生Emily
Rose,一天在大学宿舍睡觉时,突然感觉到一些异样的变动,接下来更为惊悚的事情陆续发生,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坚硬,扭曲抽搐,不能说话,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事情并未结束,Emily从此以后声称遭受各种灵异事件的折磨,双眼发黑行为怪异的她,被医院诊断为癫痫症并接受治疗。医生的治疗没有任何效果,在学校的Emily依然声称被邪恶的力量继续侵袭,更为严重的是这时的Emily随时能看见魔鬼的形影不离,同时还伴随魔鬼诡异的恐吓声音。
药物的治疗并没有让Emily的病情有任何好转,她的病情日益恶化。父母将Emily接回家中,回到家中的Emily情况变得更为严重,Emily声称遭到魔鬼更为严重的袭击,同时她的行为也变得更为诡异,开始吃蜘蛛、吞苍蝇,毁坏挂在墙上的耶稣画像,用指甲深挖墙壁和地板,并发出凄厉的惨叫。绝望中Emily和其父母只能求助于神父,神父的驱魔得知Emily被六个恶魔上身,驱魔仪式持续几个月,Emily没有丝毫好转,她的攻击性更强,人也瘦得不成样子,在最后一次驱魔仪式,Emily变得更加癫狂,同时伴随疯狂的自残行为,驱魔仪式还没有结束,Emily的生命就走向终点。主持驱魔的神父用录音带记录最后的驱魔过程,在Emily死亡之后,神父通知了当局,随即神父被控方立案调查。
神父被送上法庭,因为检察长认为正是那所谓的荒谬驱魔仪式,使得Emily耽误了正确的医药治疗时间,导致了受害者的死亡。
律师Eileen接到这桩官司,大主教是希望低调处理这件事,并不希望神父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如果神父出庭作证,必然会论及驱魔的过程及恶魔的存在,大主教方面并不希望在神圣的法庭上去展示一种“非理性”来对抗法律,但大主教同时强调尽可能保护神父。对于Eileen这么一个无神论者,这是一个艰难的辩护,Eileen在以往的辩护中,能够坚信自己的委托人,而在此案中,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她使非常不理解驱魔这种非理性的行为,也就很难设身处地理解并接受被告的行为,这让她的辩护遭遇前所未有的艰难。
而他们争辩的焦点是Emily死亡是不是神父主导的宗教治疗导致的。也就是说,神父在Emily的宗教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较大过失导致女孩没有去医院,而导致的延误治疗。
对于控方律师来说,他只需要向陪审团展现驱魔的荒谬,控方的证人医生、精神病学专家对于发生在Emily身上的一切,都能够做到合理的解释,Emily匪夷所思身体扭曲不过是癫痫发作时的肌肉痉挛,而Emily各种诡异行为和语言,也不过是癫痫发作时的臆想。癫痫在极端情况下也会引起精神病的并发症,Emily却不过是这种罕见病症的患者,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的不可思议,甚至联想到魔鬼附身及其他神秘东西,在医学的角度却能够做出合理的解释,并且作证的专家也有这样的研究案例存在。艾琳向陪审团呈上神父在最后一次对Emily驱魔而录制的一份证据,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录音带中,记录了一个女孩用双重声带发出的某种难以明了的神秘语言。控方专家解释人在生理结构上是有两条声带的,一些人通过练习,是可以同时使用两条声带发声,造成两种声音同时出现的效果。那么,可以推断Emily在特殊的身体情况下,是有可能暂时获得这种能力。
Eileen的任务是尽可能减轻神父所应该承担的责任,争取诉讼的胜利已经不是主要的考量,从辩护的策略出发,Emily需要证明:第一,神父的驱魔并没有伤害Emily。Eileen违背主教的意旨安排神父站到了证人席,站在证人席上的神父是一个和蔼和富有爱心的人,神父客观真实描述其驱魔的过程,他向陪审团展示的是他所经历的离奇故事。在医生和专家的眼中,Emily只是一个复杂病症的患者,所有的治疗方案都是针对她患的病。而神父关爱Emily,其治疗方案针对的是Emily这个人。诚如神父所言,神父从未建议Emily不去医院治疗,只是建议女孩停止服用药物,药物的治疗在Emily治疗期间并没有显示任何作用。
第二,则需要证明驱魔在在文化中的普遍存在,而驱魔文化的神秘性,存在人类难以用理性语言解释的现象。Eileen找到了一位人类学家,这是一位身上背负着名校博士、科学研究者的大学教授,出庭作证所谓的“着魔”不过是一种普遍的文化现象,而人类的局限是不能解释发生在我们身边很多神秘的现象,这种神秘的现象是我们所能感知的另一种可能。
Eileen最后的结案呈辞论述到,Emily遭遇的是癫痫症还是精神病,是应该接受药物的治疗还是应该接受驱魔,这些都只是一种可能性。控方以科学的名义,掌握的不一定就是事实吗,人类的局限导致人对某种未知领域的拒绝,但是人类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自大会蒙蔽我们的双眼,科学不能解释的,并不意味这种可能不存在。
最后陪审团判决神父有罪,刑期却用羁押期限折抵。理性、科学的法庭自然不能兼容信仰,但如此低的刑期是不是陪审团也认为人类有其局限,人类所认知的也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欢迎关注法律电影公众号“大抵浮生如梦”

比起恐怖片,我更倾向于定义此片为律政片。双方的律师表现得非常犀利,宗教的律师抓科学诊断Emily是癫痫和神经病的漏洞,公诉人律师更好发挥了,真实世界怎么会有魔鬼存在。影片最精彩是在结尾,陪审团基于自己的常识还是认为牧师有过失,入狱10年。但在整个审判过程他们感受到了牧师对Emily的关心,提出了一个建议:建议入狱时间从牧师开始服侍上帝算起,老牧师入职早已超过10年,以自由之身离开法庭。

先说第一个。
能简单的用魔鬼附身来解释么?显然不能。因为魔鬼是否真的存在都还是个问题。就如同一个人声称自己看到外星人,然后吓得半死,然后每天开始稀奇古怪的行为,把别人也吓得半死,这样就可以证明他真的见外星人了。显然不成立。
 
能用科学解释么?不完全能。其实科学并不等于真理。那么科学是否约等于真理,很可惜也不是,而且看看科学的发展史就会发现,有时候科学和真理刚好相反。有人说科学就是可以被证伪的。仔细想一下果然真是。因为科学就是人建立的用来解释自然现象的东西。只要发现了新的事实,科学的理论就会发展,旧的理论就会被证伪了。相对来说,宗教就永远不会被证伪,因为宗教根本不讲道理,他只告诉你真理是怎样的,信不信就由你了。

片名:《The Exorcism Of Emily Rose》(《驱魔》) 年代:2005年 国家:美国
导演:Scott Derrickson(斯科特•德瑞克森) 主演:Laura
Linney(劳拉•琳妮);Henry Czerny(亨利•科泽尼);Tom
Wilkinson(汤姆•威尔金森); Campbell Scott(坎贝尔•斯科特);Jennifer
Carpenter(珍妮弗•卡彭特)

世上本没有鬼,信的人多了,也便成了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zhangyue666666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有一种很简单的解释,就是巧合。一个人,不同于别人,是个天主教徒。不同于别的天主教徒,她是个癫痫患者。不同于别的癫痫患者,她同时患有精神病。三个条件同时满足了,出现的现象也就不难理解了。

试想,她若不是天主教徒,是个当官的,他发作的时候看到的可能就不是鬼了,而是一堆警车,或者是两个字(“双”“规”)不断的飞到他面前。假如她是个西游记爱好者,她发作时看到的可能就是蜘蛛精白骨精之类的……至于录音里的奇异现象到底怎么解释,只能说一个人的心理作用可以创造奇迹。
又试想,她若缺少了癫痫或者精神病任何一个条件,也都不会是这样。

第二个问题,牧师有罪没?没有。原因很简单,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且家长和主教都同意了。更何况人家也是先去看正规医生,没效果才诉诸神的。所以那是人家宗教内部的事情,世俗法庭不应该乱管闲事的。除非哪天Emily现象成了普遍现象,就是该取缔天主教的时候了。但那是不可能的。

电影里那一段诉方律师解释录音带就很牵强,毕竟现在的科学还不是什么都能解释得了。

这部电影有两处值得讨论。第一,发生在emily身上的事到底怎么解释。第二,牧师有没有罪。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