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至于轶事剧情的一对戏弄,唐顿庄园

    《唐顿庄园》第四季终于播出了,而剧中剧外大家都爱的三小姐西珀尔已死于第三季几近结尾处。据报道,那一集是全剧的收视高潮。  因生产并发症而死的她,不可能像《越狱》中的Sara一样由编剧的神笔再死而复生、重新回归。大概唯一再见她的希望就是杰西卡·布朗·芬德利在后续中再回来演长大的女儿小西珀尔。不过这位被人看好、有望成为凯拉·奈特莉接班人的新星,在未来不知是否还有意继续接演电视剧。当然,这种再见她的希望根本上在于编剧。不过,我个人觉得完全没有希望,因为处理西珀尔的命运,是个非常复杂和困难的问题,没有什么结局比让她早死,而且死得合情合理又让人无限遗憾,而更简单有效了,更重要的是不用冒任何风险。  如大家所看到的,《唐顿庄园》是一部通俗的故事剧,并不是沉重严肃的文化纪录片,它得娱乐大众,而它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相当好,看看那一长串获奖纪录吧,最耀目的该是这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的2010年“全球最受好评电视剧”。  
    如上所说,它是要娱乐的,就不能太严肃。而有一些话题,天生不能不严肃。西珀尔小姐,恰是将越走越严肃,越无路可走,不得不死的一位,在这讲求娱乐性的故事剧中。编剧大概也无法创作出她作为主要角色将要做些什么事,而这些事仍然能符合她的追求符合这部剧的格调。我当然无意贬低编剧的能力,但我深知任何问题,只要与女权主义扯上,刚开始的浅滩可能让人觉得尚有趣味和欣赏性,但越往深处将越败兴。所以即使编剧有意塑造演员档期允许,西珀尔的故事改如何写,无疑是个麻烦至极的问题。  就让我们先来回忆一下在西珀尔身上都发生过些什么故事吧!    
    当然,最先要说明的是她的身份和所处时代:伯爵家的三小姐、贵族身份,和泰坦尼克号同时代。第一件,西珀尔做了很多努力帮助了家里的女仆—年轻的格薇成为了一名秘书。她是唯一一个支持格薇的人,而其他人都觉得她异想天开。要知道成为秘书的格薇将是世界上第一代的职业女性;第二件,她把初入社交界的礼服私自改造成了裤子。(那时的女人只能穿裙子);第三件,她瞒着家人去参加政党拉票活动,为女性的选择权充满幻想和期待。(结果被人推倒摔破了头);第四件,她为了去护士学校,到厨房里学做烘焙,并且学会了。(吓坏了管家和厨娘,那时的贵族小姐从不会进厨房);第五件,在战争期间,进入了护士学校学习,并且和其他护士一样值班照顾伤员。(在所有角色中,她和在战场上的大表哥马修,是战争中做出了最多奉献的两个人,并且还最先支持了把他们所住的城堡改造成临时疗养院);第六件,也是最勇敢的一件,和她家的司机、政治上有点激进的布兰森私奔。(后来被大小姐玛丽劝回,决定告诉父母,光明正大地出走)他们去了爱尔兰生活,她自己做家务。;第七件,她在走之前,仍然不忘提醒布兰森,绝对不能倒退。
    最后,她死了,在刚生下小西珀尔后。像是讽刺,西珀尔一直为女性能有不同的命运而努力,但却死在这件女性永远都不得不做、无法改变的事上。   
    据说,表小姐萝丝将在第四季作为常规角色以填补西珀尔和马修离开的空缺,我还没有机会看这一季,不知她有什么表现。希望她的叛逆里,除了信奉性解放之外,还能有其他的东西,让我们至少有那怕一瞬间感觉西珀尔留下了些什么,在这个替代者身上。  (本人于2013-9-28
21:46发表此日志于)

我以前一直是觉得威廉有些不懂事和小自私的,虽然这种小自私无伤大雅。他像个孩子般哄黛西,后者却对他的哄法并不以为意;他为了想要实现自己参军报国的愿望,不顾战争的残酷和家里仅剩的老父;他应该知道黛西没那么爱他的,却在临终之前如此期待黛西能嫁给他,又不留下相关的解释,让黛西之后一直生活在内疚和自责当中(博主觉得这也有很大部分是周围人对黛西的道德绑架——他都快死了,你就不能顺着他吗?)。

《唐顿庄园》中,我最喜欢的两个人,是三姑娘西珀尔和大表哥马修。可是,第二季却崩了他们两个人的人设,然后在第三季把他们俩写死。编剧你这是和我过不去吗?!

“如果不爱,就不要强迫自己”,玛丽不是温柔好哄的女人,理查德也说不上多翩翩君子,相处的不适非常自然地在观众眼前展现。不一样的价值观、不一样的喜好、不一样的要求……其实很多人相处的模式都是这样,只不过在电视荧幕上这些都被放大而迅速出现。无论是伯爵爸爸,还是温柔的马修,都鼓励玛丽面对自己的喜好不要妥协。最后玛丽勇敢地选择了和理查德分手,这对于当初对丑闻惊慌不已,或者与伊迪丝争相邀宠的玛丽来讲,是一次勇敢的进步和改变。

再说大表哥马修。第一季中,马修给我的感觉用四个字可以概括:温润如玉。这么好的一个谦谦君子,编剧愣是让他在第二季中出轨?!拿什么大小姐玛丽才是真爱之类的话来搪塞我可不够啊,真爱归真爱,未婚妻就这么炮灰啦?如果未婚妻是坏人,负了马修,这个完全没问题。非要让未婚妻是好人的话,就让她早点死,死的时候马修没出轨,死后马修才重新爱上大小姐,不也行吗?或者说未婚妻其实和马修一样,心里也有个真爱,和马修好聚好散,各找各的真爱,不也皆大欢喜吗?编剧非要让大表哥出轨,好男人人设彻底崩塌,真是脑子有坑。

女中豪杰,这要放到现在,绝对是人人称道的女汉子。

综上,编剧你还我独立自主的西珀尔和温润如玉的马修啦!

第一次想起来为一个电视连续剧写一个心得。《唐顿庄园》则是这特别的第一个。我非常感叹编剧的功力,可以将那么多线的剧情和那么复杂的人性刻画得那么丰富立体。当然作为一个连续剧,其中的戏剧性也必不可少,与一些狗血电视剧相似,太过戏剧化的部分有时会让人拍案,如拉维尼娅之死部分;而也与狗血电视剧不同,有时这种戏剧性为剧情带来的感觉反而是松了一口气——长久的委屈终于得清的感觉。

关于崩人设这件事情,先来说说西珀尔。第一季西珀尔使我大大的惊喜,她是女权主义者,是具有超前思想,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她想要在学校接受教育,进入社会工作,相信以她的聪颖绝对会超越大多数的男人。第二季开头人设也没有崩,亲自给妈妈做蛋糕啦,学习护理当护士啦,人物塑造的非常不错。自从和小司机私奔后,人设就彻底崩塌。如果说她向往自由和小司机私奔,那后来为什么真出了事又来求家人?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去哪儿了?婚后,她事事以丈夫为先,整个儿一贤惠小媳妇儿!女权主义者的人设被编剧丢到九霄云外了吗?如果小司机真的特别好,值得西珀尔对他这么好,那也就罢了。可是第三季中小司机把怀孕的西珀尔扔在异国他乡自己跑路,更不用说当众侮辱妻子的国家等事了。那么按照西珀尔的人设,她应该怒踹渣男,独自抚养女儿,自强自立,与家人合好,开创一番事业。结果呢?编剧让西珀尔“温柔和顺”,继续护着小司机,人设彻底崩塌。第三季中,因为演员的问题,编剧写死了三小姐。如果演员的问题难以调整的话,那么按照我的见解,西珀尔怒踹渣男后开创事业,可以编成积劳成疾病死,当然更好是说西珀尔到新的城市去发展,时不时来封信什么的,不就结了吗?

玛丽、理查德、马修和拉维尼娅之间的相处可以看出真正的“契合”是什么状态,这也是我佩服编剧功力的地方。其实人和人相处,除非性格差距特别明显,否则我们可能并不会那么强烈地感受到“契合”或者“不契合”。比如国产各种爱情剧,大部分时候我都觉得任一主角换个人他们依然会相爱;比如说某些经济适用男女,换个人也可以幸福地生活一辈子——我当然不是在批判,我很羡慕这种状态,毕竟这也代表着,他们中任何一人都有能力让别人感觉幸福不是吗。但是对于其他的一些人来讲,这只能是童话。

相比于上一季,这季就差远了。我之所以想把吐槽发在这季的影评里,就是因为人物塑造和剧情发展到这季就不对味了。

前面说到的两个故事均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而我现在想评论的第三个故事,里面包含的爱和转变如同春雨般润物无声,这就是威廉对黛西的爱对黛西的改变。

而西珀尔最最杰出的举动就是“非暴力反抗”家人的不理解和不支持。她一方面冷静客观地和布兰森一起规划好以后的生活,以证明自己的选择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一种成熟;一方面正面与家人对峙,以极大的勇气来面对家人的质疑,并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选择。我想这是一种极为正确的态度,西珀尔自己想要的绝不是和家人决裂,她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所有人:我爱家人,但我也爱自己选择的生活。

我始终不同意威廉和周围人对黛西的道德绑架,但是在剧中她非常幸运地和威廉的老父进行了如同父女间的沟通。黛西是孤儿,年纪不大,很多事情她不知道要如何和周围人进行沟通,又该如何去判断,她甚至不能确定自己做的事情是对是错因而始终自责。对于这样的她,威廉的父亲像亲生父亲一般温和教导,没有大道理,没有情感操纵,只有慈爱的问候。我想在那一刻,黛西的许多疑问和内疚都慢慢放下。而威廉的父亲是如此温和,从黛西表现出的略带怯意的欢喜来看,有了这个如同父亲般的长者的教导,她从此将会多么心安。

然后黛西开始改变。

如果说第一季的剧情描写的是战前一个大家族的生活故事,那么第二季的剧情,则将战争给这个家族带来的改变一点点地展现出来。是的,人会犯错,会高傲,会受到外界的影响,但是第一季的故事描写的多是外部的东西对生活造成的影响,第二季才是真正的人的改变。第一季的故事是片面的,细小的,依然围绕着他们奢华的生活而来的,改变只是初露端倪;第二季才是被困在一个大时代下的人,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进而才开始自己不一样的人生。

而玛丽呢?

黛西的改变只是个开头,她到现在为止学会的还只是正常地向帕特莫尔太太表达自己的期望,但是已经让帕特莫尔太太惊讶。她也勇敢地想要往前再进一步,在这个时代成为一个更能干的人。我想这如果是威廉的本意:让没有父母的黛西和失去亲人的老父互相温暖前进,那么,这真的是个好温柔的孩子呢。

但是我真正想说的,是马修与拉维尼娅的结合,以及玛丽对理查德的拒绝。

如果说玛丽的勇敢是鼓起勇气对现实说no,那西珀尔的勇敢是对自己所追逐的生活说yes,在很多情况下,后者比前者需要更多的信心和勇气。

西珀尔一直是三位小姐中最率真、意识最平等的一位。在第一季中就展现出强烈的女性意识——帮助家里的女佣争取到文秘的工作,屡屡参加恢复女性投票权的演讲游行,让裁缝制作在伯爵爸爸眼里有些“大逆不道”的新款服饰(至于为什么大逆不道,博主对国外服饰无研究,但是推断应该指她没穿裙子而是穿的裙裤)。在第二季战争一爆发,更是积极地投身为医护人员,不惜将家里变成疗养所,坚定地和伊莎贝尔姨妈站在了一起。

马修娶了一个自己不够爱的女人,而将那个与自己相爱的人放到了一边。对,其实这才是现实,婚姻很多时候就是这种状况,你与对象结婚的理由永远不会是“我最爱TA”,而受了种种现实的综合作用。爱情需要时间去相处和浇灌,而马修一旦有了自己的家庭,终究会与玛丽分离。这强求不来,即使玛丽和马修相爱,违背命运之力的强求,也会让怀疑和不信任在这片土地上滋长。

我想正是这同等的信心和勇气让西珀尔最终选择了和他在一起,他们有另外一种“契合”。而他们的爱情观也是即使现在也很少有的互相尊重。布兰森表达不强迫,西珀尔拒绝不冷淡。我想还是那句话,两个人在一起的原因有时不仅仅是因为“最爱TA”,虽然爱包含了太多复杂的东西。西珀尔最终对布兰森说,我想我可以放弃现在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和你在一起我能过我想要的生活。是的,选择伴侣其实有时是选择一种生活方式。

她的开放作风获得了布兰森的爱情,这个新潮的爱尔兰人有冷静客观的一面,也有调皮胡闹的一面(比如说想往一个军官头上泼粪),他注意着西珀尔的一言一行,守护她保护她的安全,再站出来,以对当时来说超绝的信心和勇气,告诉西珀尔说自己爱她。

如果第二季后期的剧情没有急转,如果拉维尼娅没有得那场西班牙流感丧命,马修与拉维尼娅的结合几乎是不可逆的。马修极为负责,婚礼一切既定,拉维尼娅如此爱他。不管玛丽与马修在舞池内的忘情会不会发生,都不会对这个事实产生太大的冲击。如果马修与拉维尼娅就此结婚,那么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我会专门写第二季的影评呢?

《唐顿庄园》的故事没有完结,战争给这个国家、这个家庭、这些人的改变才刚刚开始。伊迪丝在剧中总显得放不开,但在战争期间她也走出了重要一步。不知她在今后又会发生什么改变?加油吧,一直不受重视的孩子。

第二季有几个故事非常具有代表性,代表了生活,代表了改变。我想列在第一位的,当然是马修与玛丽的结合。

要说战争对人的改变,在目前为止的剧中最强烈的就体现在西珀尔身上。而西珀尔所做的一切表现,不仅体现了平等自由意识在那个时代的苏醒,同时告诉人们,选择伴侣其实是选择一种生活,而且也对观众们展现了真正的风度和坚决——西珀尔选择的并不是和布兰森私奔,而是计划周密的正面反抗。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