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后知后觉,头文字D人物分析

不记得是大学毕业那年还是读研究生的第一年在学校的电影院里看过这部电影。坦白讲,那个时候觉得这个片子很一般。对周董的表现也非常不屑。

须藤京一 (陈小春饰)
电影在叙述京一时用了很小的篇幅,但他确实是个不可不提的人物。因为需要一个职业赛车手放在电影里衬托主人公。他的出场是铆钉皮衣,黑色皮鞋,黑色Evo,清一色的黑色系,只有他的头巾是白色的。白色其实是特别纯洁的颜色,但它很出挑,尤其是出现在一堆黑色里的时候。无疑京一是个赛车的狂热爱好者,否则他也不会去当一个职业赛车手,同时他又渴望赢得胜利,所以在他为数不多的台词里,就有两句不同场合下说的话表明了他这个心理“你想有第二次?”“凉介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我不会输给同一个人,两次。”
是的,京一渴望胜利,但这种求胜的心理并不畸形。如同那句说迈克杰克逊的话,一个纯粹的人,才能做出那样的音乐。京一能在赛车上取得自己的成绩,想必也不会是一个内心肮脏龌龊的人。原因有二,他说过“职业车手业余车手都是车手嘛”,这句话表明他尊重拓海和凉介这样的业余车手;还有他铆钉皮衣背后的字“秩序”,这表明他有原则,一个职业赛车手的原则,和刘畊宏演的岩城清次不一样,清次衣服后头是“impulsive”,用英文就已经很装逼了,况且这个英文的意思还是“冲动的,任性的”。可能正是因为京一用这个原则来要求自己,所以他念念不忘自己输给凉介,不允许自己在比赛中败北,甚至为了赢得比赛不惜冒生命危险。于是有了悲凉的结局,他用白色头巾遮住眼睛,走进无边的黑夜,已不见了他的黑色EvoⅢ,但那抹白色依旧出挑,依旧绚丽。

很多男孩儿喜欢AE86这款车。

今晚在sbs
2台又看了一遍,这个版本是广东话,一句也听不懂,只能看英文字幕,看过之后却是有了另一番感受。不知道是不是因在呆在国外看的国产片子少了,还是自己的欣赏水平下降了。

中里毅 (余文乐饰)
中里毅在影片中出现的不似须藤京一那样集中,但他始终没有换过服装,这可能让余文乐的粉丝比较抓狂,但在《头文字D》里,他是中里毅,他只是中里毅。一身发亮的黑色阿迪,也是黑色,但不是皮制的,所以没有京一的皮衣那样尖锐,会柔软一些,这样交代他和凉介他们的朋友关系会更容易一些。
影片开头就是中里毅要和凉介比赛,而凉介拒绝了。其实毅是与凉介齐名的,但片中大家看得很清楚,他没有赢,他谁都没有赢。而且性格和凉介差别太大。注意过他的表情吗,车外说话,无论是在山上俯瞰风景,或是和凉介在便利店聊天,他都是很帅的表情。但一旦出现在车内,他的表情就是紧张、焦躁、不安。还有就是通过他的车来表现他的性格,GTR是很重很霸气的车,做不到AE86身轻如燕,自然无法漂移得很漂亮。可GTR仍然是中里毅最爱的车,车如其人——狂傲、冲动。毅就是用马力去和人家的漂移比赛的。
因为是赛车主题的电影,拍脚部的特写是必不可少的。自然就拍到了鞋子。毅穿的是air
forceⅠ经典白色(我最爱的鞋款❤)。AF1是一款由运动鞋转向潮鞋的鞋,它很百搭,配任何裤子都很好看,一般认为选全白的AF1的人是很有品的。因此看出中里毅是个有自己选择的人,就像他选GTR那样,不管其他,只要自己喜欢便足矣。穿过AF1的人知道,这鞋是很容易在鞋头处起褶子的,解决的办法是松鞋带。我看到影片里中里毅的鞋头,褶子还很浅鞋子还很新,说明他要么是穿新鞋要么没怎么绑紧鞋带。AF1的新鞋是很硬的,鞋底又过于厚了;鞋带太松又如何开车,或者说如何开那种要和人比赛的车。一双鞋,对开车是很重要的,起码影片中是想表达这个意思的。否则就不会特写拓海的父亲赤脚开车了,这也是为了表现一个随性又是高手的人开车的状态。我说这么多,想表明的其实就是一个意思:AF1不适合赛车穿。它更像是体现中里毅是个帅哥,而不是一个具体车手的形象出现在影片中。

这些日子开车很多,累了撑着头靠在车窗上。突然想起这个姿势像极了记忆中豆腐店里的那个傻小子,不由嘿嘿傻笑起来。

想说的是整个片子的观赏程度还是不错的,里面穿插的那个青涩的爱情故事,我终于也看懂了导演的用心。拓海的老爸因为女人而将自己的赛车前途断送,拓海却是因为让女人伤了心儿走上职业赛车之路。

夏树 (铃木杏饰)
影片中唯一可以下笔的女性,但爱情不是这部影片的主线,理想、励志才是。于是女主角的叙述相对于一般电影自然少了些,但她对于拓海的情绪影响还是很大。从夏树一出场——清纯学生样,拓海就表现出对她的独特情感。他们一起在秀美的风景下聊天,在浪漫的沙滩上拍照。相比赛车时的惊险刺激,夏树和拓海在一起则是轻松愉快且浪漫的。拓海傻笑整天,是因为夏树,拓海和阿木打架,是因为夏树。无疑夏树在拓海心中是非常有分量的。为何呢?因为夏树和拓海一样,他们从小就是同学,同样成长在单亲家庭,因此夏树懂拓海,懂他的脆弱也懂得他的理想。她看到拓海身上的伤痕,说这样才有男子汉的味道,一样是她鼓励拓海去寻找自己的世界——赛车。
夏树这个人物是有转变的,之前有过铺垫(提到过一次叔叔)。她变相地把自己出卖给一个老男人看成是一份工作,这也许和日本的文化有关。在没有和拓海相爱之前,她不觉得这是耻辱的,她觉得那个男人好心帮助她和她的妈妈,甚至说钱太多够用了。她感谢那个男人,因为正是有了这个男人,才有她的生活,这充分体现了夏树的单纯与善良。影片没有出现那个男人的脸,但从他抽烟和夏树对他的描述来看,就可以大致看出年龄和身份。影片不需要交代太多观众也一看便知。一切在爱情来临时发生了改变。我们可以看到夏树第一次在接受那个男人给她的钱时,脸上露出的是灿烂美好的微笑,让人完完全全相信她的开心发自内心。到最后她哭着说不想看到他想起他们之间的事。爱情果然还是伟大,她让一个女孩内心的想法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2006年看的《头文字D》,现在10多年过去了,青春不再。那年夏天很热,热得马路上都飘着气丝。现在想起这部电影,还是给我淡淡的夏日味道。那个懵懂的少年,一个对谁都有所戒备的,心理阴暗,自私自利,根本不会与人打交道的我,也变得圆滑了。

前几天看过一个人关于爱人不忠的讨论,一个男人这样写:我不在乎我的女人原来和多少男人睡过。

阿木 (杜汶泽饰)
阿木是这个影片的笑点,几乎只要有他的出场,就有可笑的地方,极尽夸张之能事。晕车能吐上好几天,打架鼻血能一直流下去。明明特别爱老爸,却一直和老爸斗嘴。往往有贼心没贼胆。那么大个人了,还是一直喝奶。向往神,或是想成为神一样的人。自己成不了神,就把拓海当成神。
阿木是一个单纯可爱的人,如要给他一个身份,那就是拓海的好朋友。他嘴上说着自己是秋名山车神,说自己是老大,但真当拓海显示实力之时,他完全没有嫉妒,而是全心全意地为他加油,内心毫无城府,甘愿为朋友付出。别人说他是废物,他说算了,但当他和拓海为了夏树大打出手时,他是那么认真,一次次扑上去,挥拳,扔东西。什么时候见过阿木对一件事如此上心?没有。但这次我们看到了,我们看到的同样还有他对拓海的真感情。事后,阿木还打过一个电话给拓海,向拓海道歉,我们都知道,这件事阿木说的没有错,但为什么首先道歉的反而是阿木呢?阿木不仅挨了拳头,连男人的所谓的脸皮也可以不要,但他不能失去拓海这个朋友。人生得一如此好友,夫复何求。

车行处,一阵风卷起片片落叶。路边沉默的地行菩萨,车里的豆浆涌成了一圈漩涡,却没有一滴倾洒……

若是拓海也这样想,会不会该给那个女孩子一个机会呢?

高桥凉介 (陈冠希饰)
凉介恐怕是片中除了阿木外台词最多的人,阿木的多话更多是为了搞笑,而凉介则无时无刻不在显露着他的智慧。他是一个理论高手,去拓海家连拓海老爸的历史都能如数家珍,更何况对他本就是爱好的赛车了。一系列的专业词汇,让人没听懂就觉得他厉害。一个人的实力若是建立在扎实的理论基础上,那是非常可怕的。凉介就是这样的人物。他异常冷静,做事始终用脑子。别人拒绝他的要求,他会让人家考虑再给他答复,给别人退路也给自己退路。懂得借机坐进中里毅的车发现他开车时的弱点,也会故意跑在拓海后面学习他的跑法。有脑子的人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但他的心胸很宽,素质也高,赢就赢输就输,走的是自己的路,过的是自己的人生。输给拓海,他没觉得丢脸,而是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这也是为什么拓海最后会愿意加入他的车队。
凉介最让我感动的一个场景是拓海和京一赛车时,AE86的极限到了,坏了之后,面对京一和清次的取笑凉介说了一句话:“你们是职业车手,怎么会看得起我们这些……业余车手”。说完露出迷人的微笑拍了拍拓海的肩。导演把陈冠希拍的太帅,那样的笑容太迷人。这一系列的行为表明:1、他在生气帝皇车队的跋扈,但他很隐忍。2、他在安慰拓海,把自己和拓海归为一类,通过这句话拉近与拓海的距离。凉介明明赢过京一为何要这么说呢,有足够自信的人才做得到自嘲啊。
凉介开车穿的是迪奥桀骜白色复古鞋,舒适又不失尊贵;爱车是白色的FC,雍容且灵巧;全片都披着风衣,潇洒同时稳重。说到这里,你有没有发现凉介是个非常完美的角色,的确,他不是跑的最快的,但他的确是剧中完美的代表。

电影就这样,在一阵带感的旋律中,用几个莫名的镜头开了头……

可能原来的我,会给她一个机会。

藤原文太 (黄秋生饰)
文太是在片中最复杂的人物,因为由他引出了很多条线索,和拓海的父子关系,过去感情经历,赛车生涯,还有和阿木爸爸的好友关系等。
我不知道文太是否是一个好父亲,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爱拓海。这种爱不是放在嘴上说,而是隐藏在居大的外在行为反差下。他打拓海,但又是片中唯一出现的一次他对拓海的亲昵动作,摸摸拓海的头。他表面上不在乎拓海的成长,但却在暗中培养拓海的能力(放一杯水在车里)。家里一切的事情都是拓海在照顾,但他心里其实特别心疼和关心拓海(拓海为夏树伤心,他在门外偷听)。他看似对一切无所谓,却去看拓海比赛,还赶在拓海之前回家假装他没有去过。这对父子之间还有一种难得的无需言语的了解。拓海随便说了几句话,文太就知道拓海要用车;拓海蹲在车前,老爸就知道拓海内心的困惑,马上带他上山做示范。示范只做一次拓海就能掌握,因为他们是父子,相依为命的父子
。两人连开车的姿势都一样。
关于文太的感情经历影片没有正面叙述,但我觉得从侧面描述更有力量。酒醉到天亮,家里一团乱,爱看美女,整一副色狼模样。这表明他有一个沉痛的过去,他需要借酒浇愁。这时导演安排了凉介来说明原因。藤原文太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理想,然而最终没有换来成果,妻子走了,剩他一人潦倒。原来是因为被自己所爱的女人狠狠伤害过,才有了如今对女人的态度。片尾文太听到拓海要加入车队,露出了由衷的微笑,那个笑容里,我们看到了深度。他高兴儿子没有让他失望,没有因为女人而意志消沉,他相信儿子的实力,一定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文太才是片中真正的车神,所以凉介和中里毅才会同时找他,毅找错了,凉介找到了。他也许没有其他什么特长,但他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AE86改装成一辆顶级跑车。拓海的漂移技术继承于他,看拓海多厉害就能够想象文太多厉害。他开车打赤脚,这是一个随便的人,但也可表现这是个顶级的高手。文太随身带着一条方巾,那其实是在他开车时绑在手上防止打滑用的。但他随时都带着它,这有力地证明文太虽然离开赛车界,但他的习惯还是保留下来,他依旧是秋名山车神。

这是一部属于夏日的电影。凉爽夏日里,活跃在秋名山上活力无限个性张扬的好看男生。明媚夏日里,海边蓝紫色的短裤,甜美女孩的草帽和草莓滋味的初吻。

现在我不会了。

藤原拓海(周杰伦饰)
这部电影五年了,在这期间我有过一个猜测,我说拓海绝对是摩羯座的。因为要写这个作业,我特地去查了下,把我自己也吓到,我居然猜对了!摩羯偏执骄傲,在自己专业方面有突出的成绩,会脆弱,但最终对事业专业的执着会打败这种脆弱。
拓海对自己的开车技术一直有着绝对自信,否则他不会在阿木说“你去年才拿到驾照”时点头;不会跟凉介约定等他改好车再比赛;不会在路上碰到GTR就赢了它。拓海作为一个车手,什么都不懂,只有个车神老爸还是曾经的,但没有关系,拓海就是作为天才出现的。拓海的内敛谦虚源于他的家庭。单亲,因此敏感。对于别人的挑衅,无所谓。但遇到他真正在乎的事,就会变得无比认真。友情如是,亲情如是,爱情如是,开车如是。
拓海穿灰色纽巴伦开车,纽巴伦的总统慢跑鞋。纽巴伦出的鞋,有人觉得丑,有人觉得普通,小众,但不会失去真正了解它的人。灰色,低调的华丽,鞋子柔软舒适,绝对适合开车。拓海的座驾是AE86,其貌不扬,但经改装,里头全是货。拓海在剧中说过一句话:“我还是喜欢开我的AE86”。有谁会怀疑86是最适合拓海的车呢。86有过一次波折,再改后就变成黑白色的。这其实是为了最后一场赛车做准备。京一是全黑Evo,凉介是全白FC,拓海是黑白相间AE86。意在表明拓海不像京一那样是职业车手,也没有凉介睿智的头脑和丰沛的理论,他就是拓海,看似最不起眼却是最后赢得比赛的人。
拓海是《头文字D》的主角,通过他,电影告诉我们人要积极向上。无论是谁都要属于自己的世界。而通往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一切的苦痛和不如意只是一种考验,坚强勇敢的人会通过测试最终来到梦想的彼岸。4500字的人物分析我没有看过他人影评看过任何资料和评价,全属一家之见。我对《头文字D》的感情难以说清道明,我想不仅对于我,它在05年的夏天也一定感动鼓舞了很多人。我想,我读懂了。
    

可是,你真的这么幸运,年轻时是这样神采飞扬地度过吗?

可能整个故事空洞了些,但是和去年看过的那个美国版本的 Initial D
要强过几倍。

对于我来说,在这出电影里,我看到了已经遗忘的年少时光。像凌晨四点展开的旅程,风有些清冷,眼睛还睁不开,心里却觉得畅美,灵魂在慢慢醒来,试图找到自己。可现在经常熬夜到凌晨四点,我还是没找到自己,所以无比怀念。

不好的地方都被无数人评价过了,也就没必要讲。

关于家人

可能看电影会因为不同的时刻,处在不同的环境,有了更多的精力而有不同感受吧。这就是它的魔力所在。

黄秋生大叔饰演的拓海的父亲文太。黄秋生光芒太盛,父子之间到了一定年龄常常会产生隔膜。他打拓海,拓海背上一直有淤青,严重到去海滩上还要用毛巾挡住伤口。但是毕竟相依为命十几年,总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片中唯一出现的一次他对拓海的亲昵动作,摸摸拓海的头。他看似对一切无所谓,却瞒着拓海偷看比赛,还赶在拓海之前回家假装他没有去过。

最后还想说的是,大概是自己现在也在开车,所以对这类片子也较以前有深些感触吧。

文太随身带着一条方巾,那其实是在他开车时绑在手上防止打滑用的。但他随时都带着它,这有力地证明文太虽然离开赛车界,但他的习惯还是保留下来,他依旧是秋名山车神。他教会了儿子怎么开车,慢慢磨砺儿子的车技,两人开车的姿势甚至都一样——一手扶方向盘,一手撑着额头。

片尾文太听到拓海要加入车队,他躲在门后,点了一支烟,露出了由衷的微笑。那个笑容里,我们看到了父爱。老爸因为女人而将自己的赛车前途断送,儿子却是因为让女人伤了心走上职业赛车之路。他高兴儿子没有让他失望,没有因为女人而意志消沉,他相信儿子的实力,一定能走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余文乐的耳钉,陈小春的发型,冠希点烟时痞痞的眼神,这些和杰伦的生涩遥相辉映,越看越顺眼。拓海身边那个自带中二属性的发小阿木,两人从七岁玩到现在。两人因为夏树的问题打了一架,阿木气愤地对拓海说:“我七岁和你认识,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打我。”可夜晚阿木首先给拓海打电话承认错误,虽然他并没有错。阿木不仅挨了拳头,连男人的所谓的脸皮也可以不要。但他因为顾及朋友,还是低下了头,总觉得这样的朋友离现实很远,所以我很奢望有这样的一个朋友。

凉介是拓海的对手,也是朋友。他的口头禅就是“没关系,想好了再打给我”。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可以等。等你改变,等你选择。他这个人像他的车FC一样,飘逸典雅。他教会了拓海改装赛车,在拓海的车到极限时,伸出援手打算帮拓海度过难关,却忘了他们也是对手。

在你的青春里有这么一群交心的朋友,他们构成了你生命的一部分。当爱情的美好被瓦解,现实被击溃,这些给你启发的朋友让你重新接受现实,因为他们一直在。

我们大概曾都是对于心爱的女孩,表面上淡然处之,内心却热情洋溢的少年。当拓海吃温泉馒头噎住的时候,夏树抱着他的场景十分的温馨。以及在沙滩上,夏树穿着专门为拓海买的布料超少的泳装,在一首《tanning
in your
sunray》旋律中,两人互相嬉闹着。相比赛车的惊险刺激,此刻的那种温馨爱情让人觉得特别舒服。

漫画里拓海和她重新在一起,但是最后因缘际会还是会分开。这些像是生活本身,自以为单纯地相信某事,最终会有一个人来击溃你的幻想。拓海和夏树接吻的那一刻,就像我们第一次鼓起勇气和喜欢的女孩子碰唇,你不需要在意她的长相、姓名、经历,你只需记得,那是你生命中美好的时刻就够了。

她变相地把自己出卖肉体看成是一份工作,第一次在接受那个男人给她的钱时,脸上露出的是灿烂美好的微笑,让人完完全全相信她的开心发自内心。这也许和日本的文化有关,可一切在爱情来临时发生了改变。到最后她哭着说不想看到他想起他们之间的事。

爱情果然还是伟大,她让一个女孩内心的想法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只有你的渴望压过了恐惧你才敢行动,你过了很久鼓足了勇气,才敢去表白。只不过这一切都太迟了。他俩就是两条相交线,交点后渐行渐远。

剧本虽然不同,但和生活中的我们何尝不是极其相似呢?

最后,我们来随便聊聊

相信每一个男生心里都有一个赛车梦,我们的一腔热血永远不会改变。以后我们还会看很多遍《头文字D》,无论是动漫还是电影,这是一种情怀。小时候看了《头文字D》,一腔热血全都投入在四驱车上。现在还是没能力给自己买一辆车,只能通过写字怀念青春,文笔粗糙没有灵性,我果然很废柴。

因此我一直想写一个少年的故事。

他一定会有一辆车,孤身一人打败千军万马,冲到爱的人身边对她说至死方休。然后副驾载着心爱的女孩。我会把女孩写成最完美的样子,他们一起流浪生活直到组建家庭,有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恩,这只是我的幻想罢了。我不能写这样的一个故事,也不会写。时间在走,人在变,现实不存在永远。生活不仅有现实的苟且,生活本来就苟且。弄不好最后我们天天以泪洗面,相互煎熬。

所以,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梦想却是在头顶之上,你只需要奋斗与仰望。对于那些唾弃它的人,只需要以软弱无能回敬足以,坚强勇敢的人会通过测试最终来到梦想的彼岸。

也许哪一天,秋名山上夜晚的盘山公路上,标识有豆腐店的AE86如风一样飙驰。

“86老了,我们换车吧。”

“不,我还是喜欢开自己的车。”

“如果你没翻过车,就证明你还不够快”

所有的少年,都有自己梦中的那辆AE86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