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有关鹿式音乐,大家那时候所谓的追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aketim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夏天想喝冰阔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如果问我截至目前最爱哪个年份,毫无疑问是1999,音乐有时候可以帮助人们定位回忆,比如我现在想到1999年,脑子里就突然会播放《new
boy》,这是学校广播站课间操结束后的指定曲目,那盘专辑被我听到烂掉,也有可能不是听烂的,而是受潮了,总之我直到现在还是能记起AB面每首歌的顺序,

Perfect Places

5月份偶尔看到整张专辑概念,不得不说这个概念很完整,有被惊艳到,数字专辑发行有好有坏,好处是每首歌都能被重视,不会想整专一样只看到主打,忽视其他歌曲,听众也能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购买,但是数字专辑必须保证到每首歌的质量,这里就不得不佩服鹿晗的音乐审美,每首歌都能当主打,也不会喧宾夺主,遗憾的是现在华语乐坛整体呈下滑趋势,大部分听众还是爱听苦情芭乐,对于这种音乐接受度并不高,惊喜的是这次专辑有考虑到这点,融合了这些概念,能让一些人慢慢开始接受他的音乐概念,鹿晗的音乐没有让我失望,也希望能给更多人带来惊喜,无论世界怎么变,人们需要音乐。

上周老马在飞信跟我感叹,现在的孩子追星真是累啊,想当年我们那时候就知道买买磁带听听歌,你会担心你粉丝被黑么。我说会啊,当年羽泉出第三张《热爱》的时候,我万念俱灰,觉得封面太丑了,歌词本里每张照片也好丑,专辑里每首歌都没有《彩虹》《冷酷到底》那么红,这可怎么办啊。套用汪老师精神股东的说法,简直精神经纪人。

歌词后劲太大了。每首歌,基本每首歌混音细节多得让人咋舌。

1999年,广播站放朴树,大街上放天涯,学校的男生们听羽泉、花儿。那时候我有一个松下的随身听,姑姑从日本带来的,连说明书都是日文的,于是我经常在歌声中睡着,早上醒来的时候耳机里还在一直唱,因为我从来不知道怎么把自动翻面调成不翻面的

Youth里独有的冲击感与趣味十足而又放肆张扬的快乐,融入了每一个鼓点里。

每次想到这是一个年仅20的女生,就觉得这个世界有这样的gifted and
inspirational的人,真是太好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阿呆也不过是21,感叹一下)

没出专辑的三年里,每一次看到她的采访,你会发现,她眼里的光芒没有熄灭过。近乎于原始的狂野和自由,仍然冲撞着。

当然也可能仅仅是20岁,在音乐作品展现的某些角度还是有一些局限的。对于单独的一首歌,已经很满足了。而对于整张专辑来说,还是可以有更多突破的。

The Louvre

Homemade Dynamite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